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万全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58175|回复: 0

我的弟弟(吴永利)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10-22 11:07:2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1.jpg

  弟弟买上房子了!听到这个消息,我喜极而泣。我大弟弟七岁,小时候,爸妈总是忙,经常是我带他,所以对于他的感情,似乎比一般手足更深一层。
  周末,迫不及待买了火车票,我要去北京,看看弟弟的房子。
  不一会儿,就到了八达岭。火车在或长或短的隧洞中穿行,车内,“白天”和“黑夜”快速交替,仿佛在穿越时空隧道,往事一幕幕如一帧帧电影镜头,清晰地浮现在眼前……
  一个小男孩,抱着小花猫,黑漆漆的大眼睛噙着泪花,仰着头,可怜巴巴地说:“姐姐,小花猫受伤了,刚才我不小心碰倒凳子,轧到了它。姐姐,怎么办?”看着无助的弟弟,可怜的小猫,我掩饰着内心的慌乱,假装经验丰富,给小花猫清洗伤口,又找出消炎药拧碎了敷在上面,像个大人似的安慰弟弟说小花猫会好的。弟弟信任地看着我,学着我的样子,每天给它换药,精心照顾着小花猫。几个月后,小花猫还是离我们而去。为此,弟弟流了许多眼泪,伤心了很久。那年,他六岁,善良的种子已经在小小的心田生根发芽。
  毕业后我远嫁他乡,第二年添了宝宝。弟弟急着见小外甥,爸妈农活忙没有时间陪他来,他一个人坐车来到我工作的县城。可偏偏遇到我回了婆婆家,婆婆家远离县城,交通不便,没有电话。弟弟一路问人,乘车,倒车,搭车,最后加上步行,终于在晚上十点多到了我婆婆家。当我第一眼看到他,涌起多少惊喜和心疼啊!第二天,正赶上婆婆家铡草。弟弟主动投入劳动,搬玉米杆,耙碎草结,没有一刻让自己闲着,灰头土脸,满头大汗。公公婆婆几次三番劝弟弟进屋歇歇,我也心疼地喊他进屋,可他只是笑笑说不用,继续劳动。整整多半天,弟弟都没有停下来喘口气。面对我的嗔怪,他说看着老人劳动自己怎能坐得住。多少年之后,只要提起弟弟,公公婆婆就会赞不绝口,说三岁看大,七岁到老,这个孩子错不了。那年,他十二岁,刚上初一,身高只有一米四,带着孩童的稚嫩,已经懂得勤劳踏实是做人的本分。
  乡镇医院,事业编制,病人没有几个,工资一分不少,久而久之,形成了懒散的作风。弟弟是实习生,想要学习,实践机会少得可怜;只能啃那些医学著作,无师长指导,无朋友切磋,孤军奋战。我劝他,熬着吧,只要能入了事业编,管它有没有病人,只要发工资就行。再说,工作可以调动啊。最终,弟弟没有听我的,只身去了北京,和许多怀揣梦想的青年一样,开始了北漂一族的生活。他说,即使能熬到入编,他也不喜欢这样子的生活,安逸久了,容易丧失斗志。那年,他十八岁,虽然身高一米七八,但还带着许多青涩,梦想的力量使他朝气蓬勃,青春焕发,他知道,有梦想就该去奋斗。
  每一个北漂的人,都是一本用酸辛和汗水书写的书。弟弟从来不曾向我、向爸妈说过他的苦,展示给我们的总是一副春风得意的样子,他说他的工作很轻松,北京挣钱很容易。可是看不到他挣的钱,我们都很着急,他耐心安慰爸妈,争取我的支持,他说他相信“剩”者为王。那些酸辛是多年以后我从弟妹口中听到的。几经周折,弟弟认准了销售这个行业,保底工资只有一千多元,吃住都是自费,而那时同在北京工厂做工的弟妹(那时还不是弟妹)工资是小三千,而且包吃住。弟弟坚持从那个工厂出来,不是不知道自己打拼的艰难,只是不想停下逐梦的脚步。寸土寸金的北京租房子有多贵想必大家都知道,弟弟为了省房租,住在远离市中心的郊区地下室,潮湿阴暗,而且每天不到六点就得匆匆去挤公交。断炊也是常有的,弟媳说,不过弟弟有妙招——捡拾废纸塑料瓶卖破烂换几个馒头。即使事隔多年听到这些,还是会心疼得掉泪。等情况稍微好一点点,弟弟的出租屋就成了许多难兄难弟的避难所,他会在家里常备一袋茄子一袋土豆,难兄难弟们人手一把钥匙,可以随时“回家”做饭。那时,他正值青春年少,多少酸辛多少艰难,他都不曾流露一丝一毫,在不了解情况的人看来,似乎是春风得意,混得不错了。
  销售的辛苦,薪水的可怜,多少人戏谑,入这个行业的就像玻璃上的苍蝇,前途是光明的,出路是没有的。和他一块跑销售的,多少人无法承受奔波的劳顿、打不开局面的困境、挣不上钱的窘迫而出局,可弟弟却一声不吭,一次次失败,一次次重来,仔细琢磨,积累经验,寻求方法,失败让弟弟更加睿智。销路一点点打开,业务越做越顺。原来,“剩”者真的能为王。终于,他淘到了第一桶金,——挣了20万。许多人恭维他,他只是说,我的运气好罢了!那年,他28岁,生活的磨砺洗尽了青涩,他变得更加帅气而成熟,宽厚的肩膀充满力量,让人信任,使人踏实。
  不到而立之年的弟弟,早失了父亲的庇护,品尝了生活的艰辛,明白奋斗的价值,懂得品性的重要,在穷困落魄的时候骄傲得像国王,当春风得意之时又卑微得似一株小草。早就知道弟弟的心愿,弟妹在他还穷困落魄时就跟了他,辗转租房,居无定所,他想给妻儿一个安稳的家。可我不敢想,在天价房价的北京,弟弟如何才能做到?而一个月几千元工资的我和靠几亩薄田为生的寡母,又都爱莫能助。不曾想,他真的做到了!这年,他36岁,生意做得风生水起,已经由一名推销员晋升成主管北京分公司的总经理了。
  火车上,响起乘务员甜美的声音,各位旅客,北京西客站就要到了……我从一幕幕往事中拉回思绪,窗外,变得繁华喧闹起来了,这次的北京,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亲切,就像一位慈爱的母亲,张开双臂,欢迎每一个投靠她的儿女;又像一个博大的王国,敞开胸怀,悦纳每一个勤劳执着的子民。
  随着人流出站,远远地就望见出站口等我的弟弟,一如既往的满脸阳光。突然想起临行前,老公的感叹,你弟为人厚道实诚,全没有生意人的精明算计,竟然能把生意做得风生水起,在北京买上房子,简直就是奇迹。我笑了。我想,每一个用善良做底色,以勤劳踏实为经线、奋斗执着为纬线,用心编织生活的人,都能创造奇迹吧!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小黑屋|Archiver|万全文苑---- 万全人的网上家园 ( 冀ICP备13002250号-10 )

GMT+8, 2020-9-29 22:58 , Processed in 0.122239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联系电话:13400461018; QQ:824344191, 2092558354

© 2012-2013 wanquanw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张家口红枫网络信息服务中心版权所有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